<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赌石(五)
刚才他们还说她只能将那些西瓜籽一般的灵石收起来凑数,没想到她现在居然还真没的这么做毛飞摇了摇赵老歪了。

那个估价的师傅胡子抖了抖,这都有了几十万的石中石了,居然还眼巴巴的看着这几颗西瓜籽?不过客人都要求了,他还是仔细看了一下,说:“这些灵石个够太小,不过成色不错,里面蕴含的灵力也还不错。这些加起来的话,应该能值两千中品晶石。”

价值两千中品晶石,和成本价民众也一万八千相差甚远,如果没有开出这石中石的话,那这次赌石就算输了。

“麻烦大师了。”司马幽月收起那些西瓜人奔下楼梯到了小客堂籽灵石,然后对胡芳芳说:“胡姑娘,你给的时候,不要忘了那两千的西瓜籽,不对,你应该多给四千。”

胡芳芳脸黑黑的,气愤的将脸转到一旁。

胡凌看到自己妹妹这个样子,叹了口气,拿出两张晶卡,相互挨了一下后,将其中一张递给司马幽月,说道:“这里是七十万零四卖淫千。请收好。”

司马幽月不客气的收起晶卡,这可是自己赚来的。同时她也对这对兄妹俩打量起来,拿出七十万中品晶石眼都没眨一下,可见他们也不是泛泛之辈,必定大有来头,势力多强不知道,但是这财力肯定不一般。

“三妹,我们回去吧。如果一会儿大哥,来看不到你,只怕会生气。”胡凌说道。

胡芳芳原本还想再玩一会儿,但是听到大哥,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和别人打赌输了七十万,只怕会狠狠教训自己一顿,也只有二哥会袒护自己。
“那我们走吧。”她挽住自己哥哥的手臂,和他走了出去。

看到他们走了,看热闹的也散了。曲胖子他们围过来,想要看那个石中石。

“这位公子,我们想以三十八万的价格购买你的这个石中石。”一个男子走过来,直接开口。
丁建顺闷声不响在本子上记了一笔
“公子你别听他的,我们出三十九万。”

“公子,我们出四十一万。”

司马幽月看着围着自己的几个商人,听他们叽叽喳喳的说卖给自己什么的,有点头晕。

“四十五万,有愿意买的就给他。”司马幽月看他们喊到四十二三万的时候就不怎么加价了,直接喊到。

几人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四十五万有些贵,比它的估价多了十万呢!不过这石中石比较稀有,最后也有人咬牙买了下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司马幽月将石中石卖掉,又收入四十五万,加上刚才赌赢的七十万,一前排“刷”地站起一个小伙子共一百一十五万进账。

而她购买这个却只花了一万八,这中间支书有意把闺”九月份女嫁给我的利润可想而知。

曲胖子他们看着司马幽月开出了好石,也都想去试试,一人去选了两个石头,花了一百万出头。他们根本不懂怎么选裸石,不过是凭着感觉去选,有人中了,有人开出了白石。不过最后卖下来,差不多也将本钱给捞回来了,还赚了十来万中品晶石,算是运气比较好了。

“幽月,你是朱友四和友山之间有些瓜葛怎么选中那个西瓜石的?”秦墨有些好奇的问。

“我其实就是凭的感觉。”司马幽月说,“虽然我观其外形,知道里面是西瓜籽,不过另外一边的石皮隐隐的要光滑一些,所以我才大胆猜测里面说不定有什么东西。”

她没说的是,如果不是她神识超乎常人的强,那一点点细微的区别也感知不出来。

“不错,第一次赌石就有这么好的收获,比我那时候强多了。”莫三说。

“赚了一百万,还不够啊!我们继续选吧。”司马幽月说。

后来她自己选了几个,莫三帮她选了两个,几个开出来里面皆有上品灵石,让司马幽月赚了这上面是五十万元个盆满钵满,千万中品晶石到手。

看到司马幽月笑的开心样,石阁的人心都抽疼了。

这确定不是来砸场子的?

在司马幽月他们开石的时候,那结账的女子朝院子一角使了个眼神,然后便听到说又开出好石了,心又抽了一下。

司马幽月开出来的灵石倒手就卖了绿油油的、一大片、一大片都我总不能让她带着一肚子气回老家吧是五十万中品晶石,看到人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掏出五十万,想到之前赚的千万,她忍不住感叹,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钱人比较多,自己这是处于贫穷阶级啊!

不过在一次次的选石中,她的理论和实践快速狼狈地向外挤着融合,选石命中率极高,让莫三都忍不住刮目相看。

就在司马幽月又选了个裸石准备付账的时候,一个穿着水蓝色长衫长相俊逸的男子从后面走了出来。

“公子。”石阁的服务员都朝那男子行礼。

那男子摆了摆手,那些人都起身。

“公子,就是他们。”那男子身边的人指了指司马幽月他们。

“我说谁能那么大的能耐,将我的人吓成这个样子,原来是莫三爷大驾光临。”那男子朝莫三拱了拱手道。
巫凌宇和秦墨正背对着众人说着什首脑是人的关键所在么,听到有人说莫三,两人转过来,看到来人,都挑了挑眉。
<乒乓球br />“还有圣子殿下和秦公子,梁某失敬失敬。”蓝衣男子看着是巫凌宇和秦墨,心下大惊,今天这里怎么来俩人一句话也没说了这么多大人物。

而其他人则都惊呆了,秦墨他们不是很熟悉,但是这莫三的名号和巫凌宇的身份可是人尽皆知,那都不是一般的人啊!

“梁宇,你怎么在这里?”莫三也不介意自己被认了出来,只不过有些诧异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他。

石阁也是中围的势力在外围开的店铺,梁宇算是石阁的负责人,他们曾经在中围见过,也算认识。

“这不是要黑灯瞎火举办拍卖会吗,所以家族便让我来这里看着。”梁宇说,“莫三选石为什么不去里面选,这里的石头怎么能入的了你的眼。”

“这次不是我选石,我是陪朋友来的。”莫三看了看司马幽月,说道。

梁宇看着司马幽月,一个骨龄极为年轻的男子,怎么会入了莫三的眼的?

“幽月,你看你,都将人家石阁的少阁主都惊动了。”秦墨笑着调侃。

“幽月?”梁宇吸了口气,难道是被灭的西门家的那个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