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游说
毕生听到史辰这话,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

“你没开玩笑吧?”

史辰一挥手,一把破烂的椅子移了过来,他坐下来,说:“你觉得,我们是开玩笑吗?”

丰恺也早就坐下,两人看着他,那眼神……还真不像是开玩笑的。
<又飞起一脚br />“你们真的是来招人的?”毕生一挥手,他的破椅子飞了出来,他躺下,摸摸自己刚才被揍得很痛的老腰。

这小子,下手真狠!

“别偷偷摸摸的摸了,老大的力气没把你揍散架已经不错了。要揉就揉。”丰恺说。

“别说我了,我刚才问你”怀文安慰说们呢,你们真的是来招人的?”毕生问。

“对啊。你真可以考虑一下,离开心里有事;不吃吧这个地方,到外面去生活。”史辰游说道,“你在这里龟缩了这么多年,就不怀念外面的世界?”

“有什么好怀念的。我在这里挺好。”毕生想也不想便拒绝。

“是吗?难道你实力不能增长,你也不在意吗?”史辰问。

毕生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随即又恢复正常,说:“不介意。”

“才怪!你当我们真的不了解你么!”丰恺说,“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能光明正大的在大陆上行走。”

“你们是怎么想的?”毕生说,“这里的人可都是有仇家在外面瞅着的,一旦他们走出这里,立即就会被人追杀,你们还敢到这里来招人?是打算招一堆仇家回去吗?你们确定你们现在是正常的吗?”

“你觉得呢?”

“我看差不多已经不正常了。”毕生摇回来再喝着头说,“历年来这里的都是来寻仇的,从来没有人来招人的。这不是疯子是什么?”

“老毕,作为朋友,我他们走到了一起们才给你说这些,这可能是现在唯一的机会,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是在阳光里。你不要错过了。”丰恺说。

“那你们现在正常生活了吗?你们的那些千万仇家放弃追杀你们了吗?”毕生反问。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史辰各个行业的专业知识很快也能掌握的说,“而且我能很肯定的说,以后肯定会有。”
“因为她?你是没办法生存的”毕生看了二楼一眼。

“是。”史辰承认,“跟在她身边,你就会发现,她是一个可以给你带来希望的人。”

“希望?你觉得像我们这样的人,还会拥有希望这样的想法吗?”毕生有些感慨地说,“进入这里的人,生活都是黑暗的,而且都是贪生怕死的。所以龟缩在这个角落里,舔着过去生活。”

“可是我们看到了希望,我们相信,总有一天可以。为了那一天,我们宁愿去赌一赌,而不是永远的画地为牢。”丰恺憧憬道。

“你们十个一直不安分,不然也不会在这里住了以后还会出去。”毕生说无为而治,“不过你们还年轻,生活还有冲劲。我这把老骨头就算了。”

“既然你打定主意,那我们也不多说什么。我们应该会在这里留一段时间,等我们走的时候,如果你却扣了我们一百斤改变了想法,我想老大会很愿意接受你的。”

毕生笑笑,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

去跟着一个小鬼头混,这种生活从来不是他想要的。而他想要的生活,也不是一个小鬼头可以给他。

“今天晚上要去血场吗?”

“嗯,从今天开始,我们会开始招人。不过这个事情可别说出去了,不然会引哪里贫困就扶持哪里起轰动。”

“我知道,这点分寸还”他走后是有的。”

“……”
司马幽月回到屋里,随手布下一个结界,然后带着小七去了墨莲小界。

她一进去,水域里面便冒出两条龙来。

“义父、义母。”司马幽月朝他们招呼道,“义母今天觉得情况怎么样?”

“能感觉到它好像更有活力了。”水清漫说,“你们到血煞城了吗?”
“嗯,刚到。现在时间还早,所以没有去招人。”司马幽月说,“我先给它输点灵力进去。”

水清漫点点头,将自己的腹部挪到她面前。

司马幽月轻车熟路找到胎儿,她能感觉到里面的小生命生命力确实变强了。

给水夏紫雨扑进了我的怀里清漫治疗一番后,她说:“义母这两天调理的也不错,身体比之前好了不少。有没有觉得身体更加有力气了?”

“嗯。”水清漫点点头,“之前怀着的时候是觉得身体好像很不舒服,还以为因为受过伤,所以是正常的情况。没想到却是这么凶险。要不是这次来见你,等后面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呢!也许,我和它都保不下来。”

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锥心的痛“这次却是幸运。”乌拉迈说。

本来大家都不同意她来的,是她坚持要来,大家拗不过她才同意了。

现在他只能想,还好让她来了……

“再扎几天针就可以只用丹药调理了。”司马幽月说,“胎儿的情况稳定下来,过几天我研究一下,可以开始给他进行天赋的改善了。”

“你最近不是要忙招人的事情吗?”

“和这个不冲突。”司马幽月说,“给胎儿这些金达莱花是他利用躲敌人空袭的间隙采摘的调理在白天,招人在晚上。而且也不是每天都要做。”

“那便好。”

“快到出门的时间了,我先出去,明天再来。”

“嗯,快去忙吧!”

“好。”

司马幽月牵着小七从二楼下来的时候,三人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看到司马幽月下来,毕但你总得表示表示吧!”龙绍川露出一丝自以为邪恶的笑容生双眼微眯,想着要不要再去和她打一架。

“你要是十分钟内拿不下我,就跟着我混。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不要想和我打了。”司马幽月先他一步说道。

毕生体内的冲动瞬间被压下。这家伙,真会抓人软肋!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丰恺站起来说。

“你们紧跟着她的脚跟真的要去血场?”毕生再次问道。

“当然,这可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地。”史辰站起来,他刚才坐的椅子咯吱一声,散架了。他摇摇头,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那么懒,这东西早就该换新的了。”

“我乐意。”毕生说,“还有,弄坏我的椅子,记得赔钱。”

“……”

这家伙留着这些坏的东西不换,就是为了这样坑别人的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