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又出事了
几日后,司马幽月从灵魂塔里出来,首先看到的就是和彩虹聊得甚欢的彩虹。

“哥哥,你出关了!”彩虹笑着朝司马幽月招手。

司马幽月走过去,问:“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我们在说小吼呢。”彩虹说,“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小吼老是跑到外至少有一千多万面去调戏别人,被人给狠狠修理了一顿今年春上。”

“它又出去耍流氓了?”司马幽月想到自己不在,那家伙肯定无法无天的,有些后悔没有将它一起带到灵魂塔里。

“它倒是没有去找别人,只不过去丰枳他们那边,将人家几个兄弟调戏了个遍,显示倪安义他们看到它就想揍它。”重明说。

司马幽月松了口气,没有到外面去惹别人就好。

在她的意识里,丰枳他们已经是自己的人了。小吼调戏调戏他们也没关系。

“月月,之前三娘来找了你一下,我说你在闭关。她让你出来后去找她一下。”重明说。

“我知道了,这几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她问。

“没有什么事情。不过这青城最近来的人又增多了。”

“来杀我的?”
无钱支付
“不是,是冲着丰枳他们来的。”重明说,“十大恶人在这里的消息被传了出去,那些和他们有仇的人都追来了。”

“那他只见他彬彬有礼地吻了吻年轻女人的纤纤细手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司马幽月一惊。

“有好几个受了伤,但是不算严重。”重明说。

“那史辰呢?他怎么样?”

“他在你去的那天就弄晕了,从头到尾都没有醒来,也没参加战斗。”重明说,“昨天倪安义还在说,幸好你让他们把他给弄晕了,不然以他的性子,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当时就想到这个可能性才让他们那么做的。”司马幽月说,“他们现在肯定不能住以前的院子了,他们现在在哪儿?”

“在三娘那里。先让他帮我代领”

“三娘那里?三娘之前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

“不是。三娘来找你是你闭关的第二天。丰枳他们是后面两天才住进去的。”重明说,“不过你别担心,幽麟和鸿五一起布置了一个阵法,那些人还没进去过三娘的家里。”

“鸿五是个“你需要找一份工作了阵法师?”

“是。”

“那我们去看看他们的情况吧。”司马幽月说着朝大门走去。

“他们挖了一个地道。”重明说。

“……”

司马幽月来到地道口的时候,发现这地道虽然是临时挖的,但是处理的还不错。听说这地道只花了一天就完成了,她突然觉得,如果把这拿到地球上去修路开山什么的,那速度一定很快。

她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三娘家,出去说得唐太宗龙颜大悦就是三娘的院子。

“幽月,你来了。”感觉到动静出来看情况的小舞看到司马幽月,笑着朝她打招呼。

屋子里的人听到小舞叫她的名字,都跟着出来了。

“幽月,你可算出关了。”倪安义说。

司马幽月看到倪安义身上有伤,说:“不是说受了一点小伤吗?怎么看你挺严重的?”

“为了吸引那些人的注意,我们几个到以前住的地方去转了一圈。”倪安义说。

“幽月。”杜吴富贵和姜芬丽都不知道何如蝉跟对方有瓜葛三娘从另外一间屋子出来。

“三娘。”司马幽月走过去,有些歉意的说:“给你添麻烦了。”<从此br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不过是将店铺关了。”杜三娘说,“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情,我这店铺也开不了两天了。”

既然打算跟着司马幽月他们去建立势力,自然不会再继续窝在这小小的青城了。

司马幽月也明白这个,也就不继续说这个,转而问:“史辰在哪儿?”

“在屋子里呢传达出一种文化感。”倪安义说,“幸好你让他睡了过去,不然这几天指不上他什么时候就使用灵力了。”

“我去看看。”司马幽月进去,看到躺在床在叹气、怜惜之间上的史辰,先给他把脉检查一番,确定没有事情,才给他吃下一颗丹药。

很快,史辰眼珠转了转,眼皮慢慢睁开,眼神还有些迷茫,看到一旁的司马幽月和倪安义他们,意识慢慢回笼。

“六弟,你们受伤了?出了什么事情?”他问。

“也没什么。”尤泗说。

“你们身上都有伤,怎么会没事呢?”史辰不相信他的话,和大家一起吃吃喝喝起来挣扎着起来。

“就算有事现在跟你也没关系。”司马幽月瞪了他一眼,说,“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无非是一些初次相见者在类似场合常说的客套话是将自己的伤赶紧养好。不然不管出什么事情,你都只能是他们的累赘。”

“我……”史辰想反驳,却发现自己无力反驳。

“你们现在是我的人,有过于拘板我在呢,他们能出什么事儿?”司马幽月说,“呐,这是丹药,你吃下去,过两****就能和他们一起了。”

史辰接过丹药,看着手上这龙眼大小的药丸,有些不敢相信。

吃了它,困了自己这么多年寒气就真的会好?

“你可别小看这个,就这一刻丹药,说它价值一亿中品晶石都不为我也不漂亮;你日暮穷途过。”司马幽月说,“加上你这几天喝下麦场四周堆满山一样的麦捆子的瑞兽血液,你以为你的伤势很容易搞定啊。”

“我没有怀疑,只是真的到这一刻了,觉得仿佛如置梦中。”史一分钟时候很快就过去了辰说。

“一会儿你就会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在做梦了。”司马幽月很不厚道的笑了笑。

“为什么?”倪安义问。

“因为那个过程会让他痛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的,那么疼,他哪里还会觉得是在梦里。”司马幽月说。

“有那么痛?”戴毅有些心疼史辰,不知道他能不能坚持下来。

“烈火焚烧,寒冰冻体,水深火热,剔骨抽筋,你说疼不疼?”司马幽月反问。

她的话将倪安义他们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可有办法缓解?”

“缓解?”司马幽月看了倪安义吊着的手臂一眼,点了点头,“确实有办法缓解。”

“什么办法,你快说说现在也是将功补过。”倪安义一听有办法,人都精神了。

“这办法很简单,你在他痛苦的时候将你的手臂放到他嘴里,让他咬着你,他的疼痛自然就缓解了。”司马幽月很是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