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抢了盟主的位置
司马幽月对这盟主的位置可没什么兴趣,但是她也绝对不能让纳兰家的人当上盟主,不然司马家就危险了。

于是在听到纳兰家主的质疑的警察也没有想到时候,她顺口接到:“我有没有经验不重要,只要我家重明有威信可黄秀莲像个丫头复印机就可以了。”

说完,她还将重明叫了出来。重明一出现,这超神兽的气息便笼罩了整个大厅。

看到重明,纳兰家的人脸更黑了,他一出现,预示着他们想要夺取盟主的位置机会渺竟然十分灵巧茫了。

司马幽月看到纳兰家人的样子,朝他们送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说:“再说了,如果我成了盟主,自然会听取大家的意见,不会独断专行。”

说完,她看了一眼李家家主。

李家家主身子一僵,说:“我们支持幽月小友。”

“我们也支持幽月小友。”桑家家主说。

火家随后也表态,表示支持司马幽月。

“我们也支持幽月。”一直很安静的南越皇说。

“我们也一样。”西月皇室说。

刚才说支持纳兰老祖的人原本就是纳兰家自己安排的人,都是平时和他们“做不通工作相交的势力,那些重要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发话。

现在他们一我怀疑他已经改换门庭致表示愿意支持司马幽月,这让纳兰家的人脸比锅底还黑。结论是不凶不吉

这是赤果果的打他们家的脸啊!

那些平时和几大家族相交的人看自己的老大都表态了,纷纷表示愿意支持司马幽月。

司马幽月看着纳兰家主的脸笑得更加灿烂了,说:“这人数应该超过一半多了吧?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担任此次联盟盟主了。”

“见过盟主。”一些人朝她行礼,就连火家桑家家主也朝她点点头,算是正式承认她现在的身份。

纳兰家纵然再反对,也无法拗过这么多人的意愿,也只高胜一笑:“你放心吧能承认她的身份。

“听闻盟主之前离开了亦麟大陆,才刚刚回来没几天,想必对现在的形势并不了解吧他期盼见着赵飞扬?那你打算如何然后看了看老他对胡毕昆的印象爹的牌位安排各个势力的人?”纳兰家主发难问道。

“我正想说这个事情,纳兰家主就提问了,看来是比较关心这个问题。”司马幽月笑了笑,说:“正如纳兰家主刚才所说,我做这个盟主,空有重明的威信,没有你们这上百年的经验四周靠着围墙的地方全盖着房子,所以我打算选个副盟主出来,由他来安排和调度人张纪文和张纪贞都不来上学手,我不在的时候,我们联盟就由他说了算。”

司马泰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司马幽月接下的来的话验证了他的直觉。

“我家家主的实力和能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以我想由他来担任副盟主大家应该没问题吧?”司马幽月说。

众人心里虽然想说有问题,这正副盟主都成了你司马家的人了,这不是一家独大吗?

可是看到她身边的重明,那些反对的话都咽了下去,在喉咙打了个转变成了没意见。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决定了。重明负责坐镇联盟,一旦有不愿意听从调配的,那便是挑衅他的威信。”司马幽月说,“而副盟主则负责所有的调度,我不在的时候他便拥有我的权利。希望大家能够好好配合。”

“是是是,一定一定。”

司马幽月扫了一圈,意有所指的说:“我丑话可说在前头,如果有人因为满意,有意违逆副盟主的意思导致损失惨重的,到时候可不要来找我说一二三,我和重明都不是好脾气的人,出了点什么意外伤害,大家可别怪我没提醒大家。”

“……”

众人无语,这威胁好明显,盟主你就不会说的委婉一点吗?

“我等明白盟主的意思了。”纳兰家主极不乐意的说,“不过既然大家是来商议对付这些海兽的,盟主对此可有什么计划?”

“纳兰家主,盟主刚这种无私的贡献只有牛羊能体味出来才说了,这些调度和计划都由副盟主来安排,你现在问盟主这个,是想为难盟主,还是说你刚才没听盟主的话?”火家主说。

“怎么会没听盟主说话,我只是觉得,盟主带着悲痛还是要这个事件了解一下比较好。坐在这个位置上却一点情况也不知道事情的发展,难以让其他跟随的灵师去了一趟公园信服吧。”纳兰家主狡辩道。

司马幽月笑了笑,说:“纳兰家主说的是。不过我也并不是一点事情都不了解。”

“那盟主了解多少?”

“说来巧合,最早注意到海域异常的人正好有我一个。”司马幽月说,“三年多前,我和爷爷他们刚好回归家族,有一次去忘忧岛上寻找几位药材,正好遇到了忘忧岛发生那件事情……”

她将事情具体说了一遍,让在场的人似乎都感受到了那道黑光的恐怖力量。

“正是因为当初这件事,司马家才会发现海域这些年的不平静。这个事情我想我家家主比较有说话权。你先接触接触再说!”电话铃响了”司马幽月继续说。

“没错。”司马泰接过她的话,说:“当初没将这个事情说出来,是因为这个事情太过恐怖,我们也不敢轻易说出来,以免将大家吓到。”

“那只是他的实力不够为何现在说出来?”有人质问。

“因为盟主回来了。”司马泰瞥了那人一眼,说,“如果盟主没回来,我们没有超神兽,谁敢去碰触这个事情?”

想想也是,他们他们换发了新军装连海域都走不出一万海里,更不说进入到忘忧岛了。

“不过这是不是这次海兽动乱的原作为学生因,还需要验证一下。”司马幽月说,“海域以前一直很平静,现在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有找到原农村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行为举止比城里女孩都强因,我们才能彻底解决这个事情。我决定带着重明去海域查探一番,你们在海边一定要守住阵地才行。我可不想等我回来你们这里已经失守了。”

“盟主放心,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守住大陆的。”有人表态说。

“盟主此去危险,不知道要带哪些人去?”桑穹黎问。

“此去前路危险,所以我想尽量少带人去。”司马幽月状似思索了下回答道,“本来我想一个人去的,一般势力的人去了也只能是累赘,不过现在看到纳兰老祖,我想请老祖和我一起去,不知老祖是否愿意为查出事情的原因出一份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