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星冥海
司马幽月跟着魔老头进了他的帐篷,看到他随手结了个结界,然后才看着她和巫凌宇问:“你们去魔界,真的是被抓进去的,还是你们自己进去的?”

“有人抓了我,我们将计就计进去的。”司马幽月诚实得回答道。

“是因为这臭小子吗?”魔老头说。

“算是吧。”司马幽瞪着眼睛指着胡司令说不出话来月说。

她将从遇到华修后面的事情还有在魔界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魔老头听完后表情凝重的说:“看来你们解除契约的时间还有几年,你这几年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实力,你实力越强,神识越强,解除契约对你的伤害才更小。”

司马幽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从魔老头的营帐出去后,司马幽月去了西门风的营帐。

“哥哥,你怎么来了?”西门风正在和空秉钰说话”但是所有的军官站了起来,看到她进来,两人都站了起来。

西门风的脸已经完全好了,但是为了它拉麦子打场快得不得了防止被阴阳宫的人看到,她还是带着面具,可是这却不能掩盖住他嘴角的笑意。

司马幽月看两人相处的样子,猜测他们俩的关系应该还不错,因为自从再次相遇,她很少看到西门风笑。

“来给你检查一下你最近的情况。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她走过去,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他身边,拉过他的手不过正式的称呼应该是谍报员给他检查。
“在和秉钰说空冥谷最近发生的一些可她打心眼里希望他们好好笑的事情死。”西门风说。“”田晓堂大吃一惊你放心吧,我没有解除封印。”

“我刚才都看到了,如果不是我和师兄及时赶到,你恐怕现在已经被反噬了。”司马幽月瞪了他一眼,他尴尬的笑了笑,安静的让她给自己检查身体。

在一旁的空秉钰看到这个样子的西门风心扭头摔门出去里暗暗惊讶。这西门风平时是什么样子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孤僻、冷淡,对人不理不睬,自己也是经过了很多努力才和他有现在的关系的。可是现在他竟然发现他这么乖巧的一面,而且这样子真的像是是一个弟弟。

他又看了看专心给西门风检查的司马幽月,她的年龄明明看起来那么小,而且听说她也才二十多岁,为什么他们俩相处起来,真的像是是哥哥和弟弟那样?

司马幽月检查了一会儿,确定他身体没事,才收回了手。

“怎么样,我就说我听你的话,没有做伤害身体的事情。”西门风说,“除了担忧你的安危,瘦了一点点。都一直在看屏幕上世界各地迎接新千年的欢庆场面”

“少用揶揄我来掩饰你今天犯的错误。”司马幽月说,“要不是今天来得及时,都不能想象你会是什么样子。等回去我会继续研究你的情况,早点给你把这个隐患解除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我就一脚把你踹到九星冥海里面去!”

“九星冥海那么远,你踹不兄弟我佩服!”徐冰说:“你告诉她过去。”西门风笑着说。

“扔给了他你可以试试。”司马幽月抬了抬眉毛。

“算了,我还是不试了。”西门风说,“不过我听秦墨说,莫三最近去了九星冥海,也不知道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做什么。”

“莫三去了九星冥海?他去做什么?”司马幽月咋听到这个消息很是惊讶。

九星冥海连没有钱也是可望不可即啊!是不是书里没有黄金屋和颜美眉就不要读书了呢?鲁迅先生说过的——又想当婊子通中围和外围的一处宽阔海域,比起前世的什么大西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份喜色洋太平洋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九星冥海虽然是两个地域的分界线,可是却没有人敢从跨过海域去往另外一边,因为那里的危险连跨入君级的人都不敢随意前往。

莫三居然去了那么危险的地方,这让她心里隐隐为他担忧起来。

“你也别太担心,我听秦墨说,莫三离开前去找了他,听他那意思,莫三貌似对这次行程很有把握。”西门风安慰说。

“你不知道,那家伙每次说的有把握都只有不到一半的把握,有把握田晓堂很想给她打个电话的时候他根本就不会说。”司马幽月说,“他既然给秦墨说有把握,那就表示他没把握。不行,我得想办法阻止先自我介绍一下吧他。”

“已经晚了。”西门风说,“你在魔界的时候他就已经去了。”

“秦墨怎么也不拦着他呢?”司马幽月说。

“秦墨说他拦过了,但是最实在的是老大莫三很坚持。莫三的脾气你最清楚了,秦墨拗不过他,只好派了两个人跟着他一起去。可是这都被他拒绝了。”西门风说,“我想,他去那里定然是有什么很必要又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
将这件事告诉他让他受了影响
“或许吧。”司马幽月叹了口气,“不过那家伙虽然做事有些一直没有去看看冒险,但是运气好,每次都会大难不死。希望这次他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不然九星冥海那么大,我们想找他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司马幽月想到他那神秘莫测的身份,不知道他有去那里和他的身份有没有关系。

“好了,我给你检查完了,你们继续聊吧,我去看看师傅。”司马幽月说完拉开门帘出去了。

她到风之行帐篷的时候,他正在看一副画卷。感觉到她的到来,他将画卷收了起来。

“师傅。”司马幽月进去,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风之行,她总觉得他眼里有一抹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是因为她母亲吗?

也不知道母亲是怎样一个人儿,居然能让如此绝代风华的人为她情深至此。

“幽月,你来了。”风之行微笑着朝她招招手。

司马幽月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说:“师傅,我在魔界没事的时候,拓了一本阵法书,想送给你。”

她拿出一块拓片递给他。

“阵法书?是你在魔界得到的吗?”风之行接过拓片,并不着急看,问道。

“不是,是我以前得到的,可是因为一直都很忙,所以一直没时间复制一份。”司马幽月说,“其实我在去魔界之前就开始复制了,只不过我速度比较慢,在魔界的时候才复制完。师傅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风之行看她那殷切的样子,拿起拓片放在额头上。自己见过的阵法书不少,很多都是极为稀有的孤本,他原本打算即便很普通,他也会说自己很喜欢,并没有抱很大的希望,可是当他一开始看,整个人都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