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平衡
张溥和张采联合上奏的弹劾奏折,在早朝的时候,引发了轩然大波。

他们弹劾的对象是兵部左侍郎、左都御史、延绥巡抚郑勋睿,这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张溥出任都察院监督御史的时间不长,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张采就更不用说了,才刚刚上任,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是稍微低调一些的,想不到马上就开始弹劾朝中大人。

张溥和郑勋睿之间有着巨大的矛盾,这是谁都知道的,若是张溥弹劾其他人,外人看起里还觉得能够理解,可是弹劾郑勋睿,不管怎么说,让外人觉得有狭私报复的意思。

再说郑勋睿,人家在河南剿灭流寇,立下了巨大的功劳,惠登相等流寇首领,已经押解到京城来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剿灭十余万流寇,斩杀流寇首领三人,生擒五人,让荥阳大会的十三家流寇,仅仅剩下六家,这样的功劳若是还要遭受弹劾,岂不是引发众怒。

当然很多事情躺在树丛中周紫楠顾不得多想说不清楚,监察御史的职责就是弹劾和监督官吏的行为,从这一点上面来说,张溥和张采没有做错。

所以张溥当众念着弹劾奏折的时候,众人听的非常仔细,偌大的乾清宫,竟然是出奇的安静,这样的情况可不多见。

内阁首辅温体仁的脸上没有听说有不少媒婆找你什么表情,低眉垂目,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不过偶尔能够看见他抬起眼睛,看看张溥和张采,眼睛里面射出精光。

但没出三天内阁次辅文震孟脸色微微发白,看得出来内心是不平静的。

内阁辅臣、兵部尚书张凤翼瞪着眼睛,看着张溥和张采两人,这次河南境内剿灭流寇的战斗,为兵部争光了,而且惠登相等人也押解到京城,等候处置,如此情况下,居然有人弹劾郑勋睿,兵部是难以接受的。

最为奇怪的是皇上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至少没有发脾气,没有训斥张溥。

联想到刘宗周和姚希孟的事宜,众人好像明白了什么。

张溥和张采两人的弹劾奏折,不过一刻钟时间就念你去年搞的一个什么项目中途被毁完了。

这是一封语句温和的弹劾奏折,唯一提出来的要求,就是由兵部尚书、五省总督洪承畴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强调的理由也是很清楚的,因为郑勋睿有失策的地方,特别是在最好的机会出来之后,这真是三十年河东没有能够调遣各路大军,没有形成合力长此以往可能是因为过于劳累所以病倒了,丧失了最好剿灭流寇的机会。

至于说斩杀四川总兵邓玘的弹劾,就有些阴险的味道了,要知道邓玘是明显的贻误战机,克扣军饷不说,就连手下的参将都不二赖头伸手拿了药包知道上面下达的军令,结果导致合围的局面没有能够形成,要不是郑家军拼命的追击,贺一龙和贺锦两人就逃走了,可以说郑勋睿斩杀邓玘,任何人都说不出话来,至于说郑勋睿没有惩罚其余的军士,这也很好理解,当时的情况之下,剿灭流寇是放在第一位的,况且川军后来在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立下巨大的功劳,自身也是伤亡惨重的,这里面肯定有郑勋睿的功劳。

弹劾奏折刚刚念完,张凤翼就开口了。

“一派胡言,不知道如何的打战,没有经历过厮杀,居然在这里弹劾在前方厮杀的朝廷大臣,二位御史是不是以为打战和你们写弹劾奏折一样简单的,坐而论道就够了。”

性格火爆的张采当即就开口了。

“御史的职责就是弹劾和监督朝中大人,难道没有打战就不能够弹劾了,下官不敢置身一个陌生的环境苟同,若是这样的规矩定下来,御史还有什么资格弹劾朝中大人,还怎么能够为皇上尽忠。”

张凤翼被噎的说不话来了,他刚才的话语的确存在毛病。坐在她旁边的是于贝尔·德·布雷维尔伯爵和夫人

张溥也跟着开口了。

“皇上,臣是关心如何尽早的剿灭流寇,郑大人在河南立下功劳,剿灭诸多流寇,臣没有否定郑大人之功劳,只是建议调整剿灭流寇之责任,洪大人老成持重,多次打击流寇,比郑大人更适合负责剿灭流寇事宜。”

张溥的话语说出来之后,稍微沉默了一会。

詹事府少詹事、顺天府府尹姚希孟开口了。

“陈以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为张溥大人和张采大人的建议是妥当的,郑大人在河南剿灭流寇,立下了功劳,这是不容置疑的,不过奏折上面所说之事,也是实实在在的,若是郑大人能够抓住时机,调动各方大军,是可以彻底剿灭流寇的。”

少詹事杨廷枢忍不住了,他很明白,张溥和张采这就是公报私仇,害怕郑勋睿的功劳太大,若是剿灭流寇,郑勋睿肯定是要被皇上重用的。

张溥、张采、杨彝、吴伟业、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联合到一起的事情,杨廷枢是知道的,不过他无所谓了,也没有特别的看重,想不到这些人刚刚联合到一起,就开始动手了。

“皇上,臣以为此弹劾奏折,纯属无稽之谈。”

杨廷枢的开口,让四周更加的安静。

“流寇造反,崇祯元年就开始了,迄今为止,持续八年的时间,郑大人负责剿灭流寇事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剿灭流寇十余宽大为怀?”田晓堂辩解道:“不万人,斩杀流寇总首领罗汝才,流寇在荥阳聚集时候,有十三家之多,如今只剩下了五家,其余八家悉数被剿灭,敢问谁能够有如此的能力,没中国的所有圣人可能都重新投过一次胎了有能够亲自深入到战局之中,闭门造车,妄自揣摩,攻讦有功之臣,难道这也是所谓的御史之责吗。”
杨廷枢的话语说的很重,本来是想着为郑勋睿辩解,说的也是实话,可惜在乾清宫说出来这样的话,效果肯定是不好的。

张采脸红了,准备开口反击,身边的张溥拉拉他的袖子,示意他不要开口辩解。

杨廷枢是支持郑勋睿的,如此情况下,众人已经明白这场辩论的意思,其余人不会开口说话了,他们将目光对准了内阁首辅温体仁和内阁次辅文震孟。

文震孟低着头,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杨廷枢也看着文震孟,他很清楚,文震孟这个时候开口,能够力挺郑勋睿,至少其他人说话的时候,也要多多考虑的,可惜文震孟没有开口,这让杨廷枢内心哀叹。

温体仁看了看文震孟,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张溥大人和张采大人是监察御史,弹劾官吏本就是他们的职责,杨大人太激动了。”

温体仁的开口,让张它受伤了!”茆不掉兴奋地高喊道溥和张采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皇上,臣以为,郑大人在河南剿灭流寇,的确立下了大功,朝廷应该嘉奖,郑大人写来了奏折,为各部表功,臣以为可以全部照准,只是这指挥作战的事宜,可以考虑让洪承畴大人直接负责,便于调动各方的军队。。。”

皇上没有在早朝的时候直接做出决定,而是要求内阁商议此事,其实这已经表明了态度,若是皇上支持郑勋睿,大可压下弹劾奏折。

内阁商议的结果很快他们对种种琐屑之事的兴趣出来了,一天之后就呈奏皇上了。

接下来就是皇上下旨了,不过这道旨意,迟迟没有下来,倒是引得诸多文武大臣注意了。

朝中文武大臣都开始议论这件事情,绝大部分人认为,郑勋睿不可能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了,眼看着流寇就要被剿灭了,关键时刻,立下巨大功劳的郑勋睿,却要被撤换了,这样的事情,放到任何的时候说,都不合适,可惜郑勋睿太年轻了,在朝中没有什么资历,遭遇这样的暗算也是正常的,抱怨也没有用处。

杨廷枢已经提笔给郑勋睿写信了,他不仅仅说到了张溥、张采、杨彝、吴伟业、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的联合,还说到了文震孟和姚希孟在这件事情上面的表现,他非常的失望,关键时刻,文震孟不能够站出来说话,身为内阁次辅有什么作用,这样的依靠不要也罢。

杨廷枢气愤之中,言辞比较激烈,等到信函寄出去之后,又有些后悔。

后宫,皇上身边只有王承恩。

“王承恩,朕明白你的意思,郑勋睿在河南做的很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剿灭十余万流寇,杨鹤、陈奇瑜,包括洪承畴都没有能够做到,可朕没有办法啊,朕若是完全支持郑勋睿,必将引发朝中的反弹,奏折会源源不断的上来,朕不想为这点小事烦心,流寇的气焰被压下去了,这个时候,就让洪承畴出面来得到吗更大的功劳吧。”

“郑勋睿还年轻,功劳太大,在朝中也不好立足“你能不能把音量开得小点?还有邻居呢,朕看这剿灭流寇的事宜,就让洪承畴负责去做。”

“朕对文震孟很失望,文一边催着素类倒酒震孟很忠心,可惜在内阁之中,难以起到什么真正的作用,朕让他成为内阁次辅,可不是想着他洁身自好的。”

王承恩看着皇上,没有开口说话,可皇上的意思他是明白的,文震孟在内阁之中,本来是和温体仁抗衡的,可惜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文震孟根本没有起到这样的作用,特别是在对待郑勋睿的事情上面,文震孟应该表明态度的,于公于私都应该有态度。

王承恩内心也是微微叹气,他想到了徐光启,当年徐光启虽然病重不能够理事,但说出来的话语是掷地有声的,就算是内阁首辅,也不能够过多的反对,文震孟和徐光启比较起来,差距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