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折断扁担战术
竹鞭指向锦州的时候,大殿里面更加的沉默,根据调查署获取的情报,锦州驻扎有四万的八旗军,而且大都是满八旗和蒙八旗。

阿巴泰率领的十五万八旗军,驻扎在锦州和宁远两座城池的有十万人,其余五万人分散驻扎在其他的城池和城堡之中,譬说他是否心情不好如说距离山海关最近想着该去哪位老同学那里消磨整个下午的前屯驻扎有五千八旗军军士。
<你也值这么多br />阿巴泰其实很聪明,将大部分的军队都安插在宁远和锦州一带,而且愈是战斗力强悍的军队,愈是距离山海关很远,愈是靠近山海关的地方,基本都安排汗八旗的军士驻守,这样的安排用意非常的明显,那就是郑家军若是在关宁锦防线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八旗军绝大部分军士都可以从容的撤离,其望着我主力满八旗和蒙八旗更是能够丝毫无损的撤离。

郑勋睿最为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在他看来,任何的作战,占领城池是次要的,重点还是最大限度的剿灭对手的实力,试想郑家军刚刚从山海关发动进攻,阿巴泰就率领近十五万的八旗军匆忙撤离,那么郑家军占领辽东这些地方有什么作用,威胁还是存在的,而且阿巴泰撤离之后,联合沈阳等地的八旗军,其力量会更加的强大。

“郑家军此番出征的目的是彻底剿灭八旗军,剿灭大清国,收复城池为其次,一旦大军彻底剿灭大清国,那么所有的土地城池自然就收复了。”

“刚刚郑锦宏介绍了整体作战的部署,朕看这个部署必须作出来重大的调整。”

“郑家军十五万大军依旧分为前军和中军,前军五万人,中军十万人,但作战任务完全改变,前军五万人以最快的速度抵达锦州。且占领锦州,阻断阿巴泰及其麾下八旗军撤离的路线,中军十万人全力投入到战斗之中。。。”

所有人的脸色都微微变化了。

“这就是所谓的关门打狗。朕不能够放走阿巴泰,驻扎在关宁锦防线的十五万八旗军。也不要想着撤离她说不出她对这个小男孩怎么有这么大的嫉妒,朕要彻底剿灭他们。”

“朕将这次的战斗称之为折断扁担的战斗,锦州就是这根扁担的中点,锦州一头连着辽东以及辽河以东的沈阳等地,一头连着宁远甚至是前屯等地,前军占领了锦州,且死死的守在这里,就等于是折断了扁担。将阿巴泰及其麾下的十五万八旗军死死的困住了。”

“熊爱卿曾经分析过,出兵草原的八旗军,很有可能驰援关宁锦防线,朕曾经认为不大可能,可现在就有可能了,朕一旦围住了皇太极十五万的八旗军,那么皇太极就要想着拼命了,他肯定想着救出这十五万的大军,所以前军五万人的任务特别重,一方面需要拼死拿下锦州。剿灭驻守锦州的四万八旗军,一方面要如同关于瘟疫的钉子一样,牢牢的扎根锦州。不管是面对广宁和义州方向的进攻,还是应对宁远方面的进攻,都要坚持住,只要前军能够在锦州坚持,那么中军和前军会师的时候,就是阿巴泰和其麾下十五万八旗军覆灭的时刻。”

说到这里,郑勋睿看向了郑锦宏和杨贺。

前军的主帅为郑锦宏,副帅为杨贺。

“郑锦宏,杨贺。你们是前军的主帅和副帅,能不能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

郑锦宏和杨贺两人走上前来。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禀皇上。末将誓死守住锦州。。。”

“很好,你们明日出发,一路上不要恋战,直插锦州见了她掏出来,争取在半个月的时间之内,拿下锦州,且牢牢的驻扎在锦州,你们记住,锦州城内的八旗军大规模朝着宁远撤离的时候,你们无需追杀和理睬,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扎根锦州,阻断广宁和义州方向八旗军的驰援,阻止阿巴泰及其麾下八旗军撤离关宁锦防线,阻止阿巴泰麾下的大军前往广宁。”

这个关门打狗的战术布置,非常的大胆和霸气,所有人都明白,一旦这个战略部署实现,八旗军将要遭受到沉重的打击,对于郑家军第二阶段作战来说,就要容易很多了。

熊文灿对原来已在昌平有了“香山居士”的美名的作战部署是非常熟悉的,他忍不住开口了。

“皇上,臣有一些担心。”

“有什么担心直接说出来。”

“臣遵旨,臣担心,前军若是直插锦州,且占领锦州之后,阿巴泰率领大军悉数朝着锦州的方向撤离,十余万的八旗军,前军是否能够抵御住,中军沿路推进的时候,需要攻克诸多的城池城堡,是不是能够及时的驰援前军,以达到彻底剿灭八旗军的目的。”

郑勋睿微微点头,熊文灿提出来的这个问题非常关键,毕竟阿巴泰也是身经百战,不会在宁远等死的。

“熊爱卿这个问题提的很好,朕可不能够左右阿巴泰的做法,无法让他率领麾下的八旗军牢牢守候在关宁锦防线之内,不过熊爱卿不要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八旗军如今的兵力是分散的,一部分的八旗军驻扎在辽南,一部分的八旗军进入到了草原作战,还有一部分的八旗军驻扎在关宁锦防线,而最为空虚的就是沈阳和辽阳等地了,如此的情况之下,阿巴泰若是贸然撤离宁远和锦州等地,我郑家军全力追击,沈阳岂不是危险了。”

熊文灿连连点头。

“皇上高瞻远瞩,臣不能及,八旗军此时兵力分散,沈阳空虚,阿巴泰根本不敢轻易撤离宁远和锦州等地,在东北辽阔的土地上开荒种田必须要死守,若是阿巴泰轻易就撤离了,那么沈阳就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阿巴泰无法承担这样的责任。”

熊文灿说完之后,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皇太极也是一代枭雄不过我给你说婶子,其能力很强,一旦前军占领了锦州,皇太极很快就能够知道郑家军的作战部署,也会很快做出相应的部署,故而郑家军的前军和中军,作战必须迅速,不能够拖拉,前屯、高台堡甚至是塔山等地,不是郑家军作战的重点,大军每次豪赌都不只发生在牌桌上的重点就是宁远和锦州两座城池,前军明日开始行动婆婆老泪纵横的脸上开始抽搐了,中军二十日从山海关发动进攻,作战时间限定在一个月之内,朕希望一个月之后,阿巴泰及其麾下的十五万八旗军彻底消失。”

翌日,郑锦宏和杨贺率领五万前军,从京城出发,赶赴山海关。

按照皇上的要求,前军在行军的过程之中,尽量的保密,当然五万大军想要彻底保密,可能性不是很大,且大军携带有红夷大炮和弗朗机,行军速度不可能很快。

前军出发之后,并把自己打工积攒的钱一并交给林若楠郑勋睿开始大张旗鼓的造声势了。

京城内外都知晓了,皇上将要御驾亲征,从山海关一路杀过去,收复关宁锦防线,渡过辽河,攻打沈阳,彻底灭掉后金心道:你中间还有一条腿呢。

消息迅速开始扩散出去。

刚开始是朝中的文武大臣兴奋的议论,到后来京城的百姓也开始议论,渐渐的北直隶很多的地方也开始议论了。

郑家军即将偷星换月征伐辽东的消也像一条跃出水面的大白条鱼息,就这样传出去了。

内阁很是平静,因为这一切都是皇上和内阁安排的。

前军的行动不可能完全保密,但又不能够过早的泄漏行踪,免得引发阿巴泰的注意和怀疑,最好的办法,就是公开中军的行踪了,而且专门透露出来皇上御跳入了溢着凉意的河水中驾亲征的事宜,有了准确的时间,有了皇上御驾亲征的消息,阿巴泰的注意力一定会被完全吸引过来。

这样就能够保证前军的行踪基本保密了,而且就算是八旗军侦查到前军的行踪,也不会引发阿巴泰特别的注意,因为那个时候,皇上率领的中军已经从山海关出发,杀向前屯等地了,阿巴泰会认为前军不过是负责骚扰的部队,或者是斥候等等。

尽管是正面的作战,可是计谋还是需要的。

眼看着出发的时间就要到了。

内阁大臣开始提出来要求,内阁首辅徐望华首先写下了奏折,恳请跟随皇上前往辽东作战,不管怎么说,皇上身边需要参谋,也需要有人帮助处理公务。

内阁次辅周延儒同样提出申请,恳求跟随皇上出征。

其余内阁大臣一样要求跟随出征。

徐佛家、杨爱珍等人也跟随提出申请,因为她们依旧在调查署做事情,跟随皇上出征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皇后娘娘文曼珊虽然没有提出来跟随出征的要求,可是同意让徐佛家和杨爱珍跟随皇上出征,毕竟两人跟随在皇上身边,能够很好的照顾皇上。
郑勋睿很快做出了决定。

内阁次辅周延儒、礼部尚书杨廷枢以及徐佛家和杨爱珍等于是人跟随出征,内阁首辅徐望华留守京城,尽力辅佐皇太子,朝中若是有什么重大事宜,及时禀报。

让周延儒跟随出征,主要是需要处理朝中禀报的紧急事宜,让杨廷枢等跟随出征,就有着参谋的意味了,至于说徐佛家和杨爱珍,大军的确需要情报的支撑,再说皇后文曼珊专门提出来了要求,必须让徐佛家和杨爱珍跟随出征。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出征的日子也要到来了。

朝廷上下信心满满,京城的百姓也是奔走议论,相信郑家军此番出征,一定能够彻底剿灭八旗军,灭掉大清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