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纳兰少爷
因为收拾”科长嫌热纳兰家的人,司马幽月他们又在临川城耽搁了一晚,准备第二天再去安阳城。

而此时,在距离她们留宿客栈不远的客栈里你若留她两个月又有什么用?”老太太道:“假如你哥哥还有回来的希望呢?我把你嫂嫂放走了,纳兰家几人一个个拉着个脸,阴沉的吓人。

“长老和堂弟被人杀了?”坐在正中的人看着跪在地上的侍卫,声音冷的吓人。

此人长相倒是俊逸,但是那双阴鸷的双眼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阴险狠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更重要的鸟。但是周围的人都尊敬的站在一旁,如众星拱月般,显示出他在纳兰家的地位。

“回、回少爷,长老他们出去后一直没有回来,我们便寻了出去,在城外十里地看到落下的家族令牌。后来经过查探,确认白日有灵尊强者战斗过。”侍卫回答。

“查到是不见了踪迹谁人所为了吗?”纳兰桀问。

“当时因为没有人直接目击,所以还没查出来。不过天亮的时候肯定会查出来的!”侍卫回答说。

“不管是谁,敢杀我纳兰家的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抓到他们!”纳兰桀下达命令。<她再三强调br />
“是。少爷。”屋在这个孩子出生时村子里哄动一时里的人齐声回答。

侍卫退了出去,准备继续去查灭杀长老的凶手,在退出屋子之际,纳兰桀的声音幽幽传来:“如果天亮之前查不到凶手的话,你们各自回去领罚。”

那侍卫身体一震,陷入对着罚很害怕。不过还是说了声是,乖乖离开了。

屋子内,一位老者和纳兰桀同桌而坐,显然他地位也不低。

此人正是纳兰桀的师傅纳兰洪,也是纳兰家的一位长老。

“师傅,你说是谁杀了十五长老他们?”纳兰桀问。

纳兰洪想了想,说:“敢灭杀我纳兰家的长老,如果不是地位和我们家族一样,那就是完全不知道我们纳兰家实力的人。”

纳也要杀头兰桀冷笑一声,说:“这个大陆谁不知道我们纳兰家的实力,我倒是觉得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有可能是和我们有仇的那几对二赖头说:“借给我看看个势力做的。”

纳兰洪并没有否认,说:“可能性不小。毕竟盛会就要到了,各个势力之间也不安问他记老要叫不记得分了。且等他们查的结果吧。”

“嗯。”纳兰桀应了声,复又问:“师傅觉得这次盛会如何?”

“这次盛会距离现在只有不到两年时间,中年层次的人应该和以往差不多,不过你没有任何责任年轻一辈这次可是有不少新起之秀。不过他们的天赋都不能和你相比,你只要注意一下司马家的司马幽麟、桑家的桑穹黎,火家的火子炎便是了,其他的皆不是你的对手。”

“那几人这些年一直和我并称四大变态,可是从来没和他们交过手,我倒是很期待这次的盛会!”纳兰桀冷笑道。

“这盛会关系到各大势力的排名,年轻一辈的对决也是重要的一部分,你不可大意,不然你父亲那里不好过。”纳兰洪说。

“我知道。”纳兰桀说,“我不会让父亲和家族众长老失望的。”
“你知道便好。”纳兰洪一直对自己的这个少主徒弟很满意,知道他的秉性,也不是很担心。

“不过师傅,我们采的这株破血草对那丫头真的有用吗?”纳兰桀想到此次出来的目的,有些不确定的问。

“有了破血草,便可打开那丫头的的体质,圣莲体质一旦觉醒,她的后面的成就将不可估量。”纳兰洪说。

“那莲体真的那么好吗?”纳兰桀问。

“那是自然,不然我们为何要将她从流放之地接回来。”纳兰洪说,“莲体的修行速度比一般人快了好几倍,尤其是突破到那个层次后,她的体质优势将会更明显。如今那丫头还不足二十五岁,还没到觉醒体制的最后期限。否则再想觉醒就难了。”

纳兰桀自然知道家族出现一个修炼体质的人对家族未来的发展多么重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出来寻找药材为她觉醒体质。

“师傅,你说的那个层次……”

“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那些,安心修炼便可。”纳兰洪没有回答话。

“是,师傅。”

“去休息吧,医院领导无奈等他们将消息传回来,我们去收拾了那群人便赶回家族。你也该闭关准备盛会的事情了……”

司马幽月六大一小今晚睡的很晚,因为他们清点了今天的战利品,重明原本不想参与,但是被司马幽月拉了过来。

现在她已经不怕他了,甚至有时候会跟他勾肩搭背的。

“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这么多宝贝!这在东辰国都快抵得上一个中等家族的珍藏了吧?要么他们纳兰家的资源丰摘下气派而油腻的高筒毡帽富到爆,要么他们没少干打家劫舍的事情。”

这是大家一致的结论。

司马幽月将东西按照大家的需要分完,然后才催促大家离开,她要为明日的苦难养精蓄锐。

想到她居然晕传送阵,大家都无声的笑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了,不过也都退出去了。

第二日,司马幽月他们早早的便起来了,带小图吃过早饭后便朝灵师工会走去。

临川城是中吴国的帝都,通往外面的传送阵都有好只是需要一份工作来让自己活得有声有色几个,分别去往东南西北方向。

东部城市众多,所以前往的人也比较多。即便这么早,前往东部方向的传送阵便排了长长的队。

“我们等会吧。”

他们排到队伍最后,看着队伍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着。

司马幽月拉着小图在堆到一亩地里最后面,北宫棠在他们前面。

“哇,好可爱的小弟弟!”又有几人排到了后面,看到小图,忍不住赞叹道。

司马幽月转身看了后面的人一眼,发现是两个老人带着几名年轻人,看她们的样子便是一起的。

而说话的是其中的一个年轻女子。

看到司马幽月转过身来,那女子朝她笑笑,说:“这是你弟弟吗?长的真可爱!”

司马幽月见对方笑容和善,也朝她笑笑,说:“谢谢夸奖。”

“你们也是前往东部吗?去哪座城市啊?”那女子问。

司马幽月看这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脸有些婴儿肥,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眼神清澈,看来是个性子单纯的人。

她轻轻颔首,说:“是的。我们要去安阳城。”

“真的啊,我们也要回安阳城。看来我们是一路的哦!”女子说,“我叫司马幽情,你呢?”

听到对方的名字,司马幽月心里一跳。还没去就遇到司马家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