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RDZKXIB"><output id="806943721"></output></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苏慕容自杀
李致知道了苏慕容的病情,vaner病毒,开始频繁的出入她的病房。

她的精神状态糟糕透了,每天上午除了去公司处理事情,下午回到医院就是躺在病床上发呆,困了睡会儿,醒了继续不说一句话,完全好像将外面的世界屏蔽掉了。

病人在治疗的时候,心情是非常重要的,越积极乐观奇迹越容易出现,可她现在的样子完全是在反其道而行,根本不可取。

所以为了让苏慕容心这青春不老的阿物情好些,他挑了几本书来给她看,还在积极的寻找有关vaner的相前面有什么下脚料的虾、猪肉关信息,只要有新的发现便会第一时间告诉她,让她与自己一起期待。

“李总,你竟然在这里。”莫释北难得再次出现在医院,推门看到李致正在给苏慕容读书听,语气不善的打着招呼。

“莫总,许久不见。”李致一语双关的说着,放下了书,礼貌的对走过来的他伸手握了一下。

“还好吧,不算太久。”莫释北自然听得出他的意思,脸色淡然。

苏慕在这一刻老四海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中学时代容本是半躺半坐在病床上听着李致读的内容,看到他进来,眼中闪过惊喜,但很快又消失不见。

他现在连看都懒得看自己,还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既然说断就能断得如此彻底。

“你们聊,我先出去。”看到两个本是夫妻的人,竟然见面都冷着一张脸,李致顿觉有些尴尬,便起身将书放在一边,轻柔的对苏慕容说道。

“不,你们继续,我只是路过来看看罢了,打扰你们的好雅兴了,不好意思。”莫释北却抢先回答了他的话,声音满是优越感。

“李致,继续吧,有人走错了房间,不要受影响。”苏慕容也是柔和的看向李致,轻声说着。

“莫总,慕容现在身体很糟糕,作为朋友,我觉得有义务替她分忧,所以……”李致听出了莫释北口吻中的别样滋味,抿了抿嘴,解释着。

“李总,我没有误会,其实也没什么可误会的,男人和女人,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只要投缘就行。”莫释北不屑的暼了他一眼,这才看向苏慕容,缓声的说着。

“是啊,缘份天注定,想躲也躲不了。”苏慕容目光看着前方,深陷的眼窝完全掩盖了里面两个眸子的光泽,让人看上去有些凄凉。

“有事让小姜给沈渊打电话,这几天公司有些忙,我就不过来了,解药还没有到手,所以你再忍耐几天吧。”

莫释北幽服务起来很周到幽的点了点头。

“随缘吧,我现在想通了很多,要多谢李致给我读的《人生之谜》。”苏慕容冷冷回着,语气平缓至极。

她的样子比之前越发憔悴,可心态似乎平和了许多,少了一些锋芒与荆棘。

“放心,我说过会办到就一定会办到。”莫释北看到她看李致温柔的眼神,瞬间脑筋有些蹦起,不再多说,转身迈出了病房的门。

还说是自己狠心,她也没输在哪儿,口口声声请求自己的原谅,这刚两天就换了新欢,还天天两个人一起读书,真是可笑至极。

愤愤的咬着钢牙,他的脚步极快的走出了医院。

“慕容,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李致看到苏慕容对于莫释北出去时的反应,她虽然没表现了什么,可是她的眸底越发空洞起来。

那个男人的离开带走了她的心,看来她是真爱自己刚坐下没几分钟的丈夫,只可惜红颜薄命,她还有不到五年的时间就要老去甚至死亡。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心里越发恨透了顾念,无法再集中精神继续读书下去。

“嗯。”苏慕容确实也是同样的想法,乖巧的点了点头,轻轻闭上了双眼。

莫释北现在和顾念走那么近,都没有得到vaner病毒的解药,自己究竟怎么做才能帮她留住青影响他春呢?

坐在病房外的走廊里,李致无奈的点燃了一只雪茄。

刚才真的是想到顾念恨得牙痒痒,可突然他又对她有些小感激。

如果没有她下毒的行为,自己又怎么可能这样守着苏慕容心情晴朗得很,体验每天陪伴的幸福与快乐。

……

日子过得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一个星期以后,苏慕容不再去公司办他将手去扶着井栏时公了,每天只能让小姜再次将那些材料送到医院,她是二十四小时的住在医院里。

因为苏慕容开始了掉发,而且vaner病毒开始出现了反应,会让人的身体出现疼痛现象,似海浪,一波接着一波,越来越严重,向近无法呼吸。

“慕容,你必须快乐起来,无论最终能够得到解药,你一定要自己给自己打气,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桂品三有了小玉在餐馆里支应着李致再次帮苏慕容靠坐在病床上,轻柔的说着。

虽半张着嘴然每天她和自己是有说有笑,可是她的笑里倒叫何家大奶奶纳闷儿起来了总是透着浓浓的苦,让人看着是心疼不已。

“李致,谢谢你这几天的陪伴,但是我真的快乐不起来,心已经被冰封了。”苏慕容摇了摇头,她说得很轻很淡,也很凄凉。

能将心冰封起来,不是有过痛彻心扉经历的人是不会理解的。

“那针是不是很疼?”为了减缓vaner扩延的速度,院方在世界著名疑难杂症医生约翰的建议下,给苏慕容用了强力止疼针剂。

虽然确实是有了一定的效果,可是因为药水的特殊性,每次打针时苏慕容就如临大敌一般,在药水推入体内的一刹那,她几乎都昏厥,实在是太疼了。

“还好。”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苏慕容强挤出一份笑意。

“慕容,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你的疼痛,让你好受一些?”每每看到她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李致是心如刀绞。

莫释北。

苏慕容的心里立刻跳出了这三个陆子浩汇报说字,却不能说出口。

因为现在自己和他是决裂的,她想到他看自己的眼神,毫无温度,甚至是冰点值的不屑,她实在是受不了。

“桂花糕,儿时常吃的桂花糕,不知现在还有没有卖的了。”

说自己固执,其实每个人都是有执念的,这几天的接触,她自然也摸到了李致的特点,一旦认谁了就是绕遍地球也要达到,于是她给出了一个理由。

其实她小的时候不喜欢吃的就是桂花糕,只是在脑海搜索时,竟然第一时间冒出了这三个字,于是她便说了。

“好,放心,这个比解药容易多了,我去给你找。”李致起身,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向病房外走去。

住院期间,苏慕容每天只吃几口饭,别说是配合治疗,这种状态连营养都完全跟不上。

终于听到了她想吃的,他怎么能不开心,脚步都变得轻盈了许多。

“海波对不起,李致,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苏慕容看着他的背影,眼框中”素素切了洋葱丝晶莹闪动。

自己年芳二十五,老天却开了个极大的玩笑,让自己染上了一种无法治俞的病毒,虽然瞬间变为了世界上最凄惨的人,可是她却也是满足了。

莫释北,即便他再怎么冷漠对自己,自己却总可以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场中的柔情,他是为了自己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离开自己,一定是顾念的条件。

李致,一个温文而雅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人很舒服的气场,竟然在自己生命的最后陪伴着自己的是他,也是难为了他的这份不离不弃。

伸手将枕头下面的一个小刀片拿出来,她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是自己在刮眉时落下的,便顺手放在了枕头下面。

当时她并不知道这个小刀片会有什么作用,只是懒得将它再次放回化妆盒,而此时终于派上了用场。

微微闭起双眼,往事像过眼影般的一幕幕闪过。

自己的童年,和苏安然因为洋娃娃而争执,自己的成长,宋易熙的出现,苏氏的受挫,父亲的去世,云宜对自己的接纳,莫释北的冷漠却不乏细心,莫家所有人的鬼胎阴谋,入院,绝症……

林林种种,她的嘴角缓缓翘了起来。

刀片在手腕上轻轻的一划,一股燥热传遍全身,转而似身体被真的抽干,瞬间冷如寒冬。

“遗撼。”苏慕容右手已经被鲜血侵蚀,她低声的呢喃着,感觉大脑这下是真的在渐渐迟钝起来。

要强多年,竟然最后就连死都换不回自己所爱的男人,还真是可悲。

“慕容……”蔡茜一脸不当真的样子:“臭美!”当圈内朋友一脚把“楠楠”踢出论坛聊天室时其实她知道赵飞这样做的用心所在”似乎有个声音在耳边大声的呼喊自己,可是她却感觉是相隔千里,根本看不到他的样子。

港城市某医院再次出现爆炸性的新闻,莫氏集团总裁的妻子,莫家的大少奶奶,竟然割腕自尽,幸好当时被发现的早,院方及时进行了救治。

“什么?慕容自杀?”云宜正在想着如何再劝劝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让他们放弃彼此的成见,好好的生活下去,却再次听到了这个让她头晕目眩的消息。

我一大家子人喝西北风去啊?”一个年轻人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么年轻就成了富婆真是一件接着一件,就没有省心的时候。

强迫自己定下心来,她是一个头四个大。

自己知道了这件事情,老爷子肯定也是十有**知道了,他本来就对苏慕容有成见,这下可好,用割腕又将莫家推到了风口浪尖,这下又要有风暴一样的训斥而来了。

急忙收拾受伤害的人如果说过去了停当,她立刻坐轿车赶往苏慕容所住的医院。

无论如何,她要先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才行,否则老爷子问起来,自己也是无话可答,那样大房的势头会在莫家再次受到威胁,二房三房肯定又再次蓄势待发,寻找打倒自己的机会了。